随心书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|回复: 0

家_1

[复制链接]

1977

积分

649

帖子

649

主题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977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家的概念是什么?就我所知,家的类型有两种,一种是城市中的公寓型,一种是农村中的院落式,至于别墅,我不知道归到哪里。我住在哪里?黄粱梦镇政府路中段,我不知道政府路是从什么时候叫起的,只知道18年前搬到这里时,这里还是荒芜一片,应该有一两户人家吧。如今,这里已成为镇上的一个中心,记忆里隐隐约约还残留着儿时街道的面貌,以及跟小伙伴一起嬉戏的场景。现在这里店铺林立,掐指一算,我家竟也能称得上老字号了。在人们的认识中,店铺或门市是不能成为家的,人们总认为,店铺或门市在这里,家在另一个地方。也不知从何时起,我听到别人问我妈:“你们家在哪里?过年不回老家?”我记得我妈总是说:“我们就住在这儿,没有老家,过年也在这儿。”这儿是哪儿?这里是黄粱梦镇政府路中段,这里是父母工作的地方,也是我们的家。

  儿时的我也许没有考虑过家是什么,只知道每天放学后背着书包回家,似乎家就是这样。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,五个月大时我就到了这里。这一排房子是当年政府为发展经济而建的,清一色的样式。斗转星移,门前的路越修越高,而屋内的地面却越来越低,很多商铺翻盖起了房子,我家是少数几个依旧保持原样的人家,十八年前订合同时,年限是十五年,还记得几年前续合同时,地皮价格竟从原来的一亩地几百元上升到一亩地6600元,还记得当时还有一个不温不火的法院风波,后来也不知事情是如何平息的,只知道这一片地还是这一片地,这片地的主人还是这片地的主人。记得续合同前,有人给我妈说这房子该翻盖翻盖了,我妈说谁知道合同到期后是什么样,要是人家不让续合同房子不是白盖了?后来续合同了,但人家只给续五年,这也不能怪人家,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快,地皮价格蹭蹭地往上涨,说什么这里也算得上镇上的黄金地段了,在这块地上能赚钱的事多了,怎么能轮得到你几个小破商户掺和?续五年已经至情至义了。而翻盖房子的事也就因此搁置了。

  我家对房子,抑或是家有一种别样的情结,也许要从头说起吧。

  也许老二就是天生受排挤的命,除此之外我不知道用何解释许多老二在家受排挤的实例,我爸也不例外。我爸家里有四儿两女,我爸排行老二,上有一个哥哥,下有两个弟弟,两个妹妹。我爸算得上孩子中最有出息,最有本事的一个,也许在他看来,自己根本算不上有什么本事。我为什么说我爸有出息?因为他会自力更生,因为他在困难面前的镇定与坚强,因为他是一个好哥哥。比咱这个年纪小些时候,他就开始自学修表,小有成就后便开始外出赚钱。也许现在看来修表并不是什么好行当,可想想当时是什么时期?改革开放之前吧,农村还是公社,当时的农民根本不允许外出打工,况且也没有那个机会。说他在困难面前镇定、坚强,也许在我看来其他几个弟兄都有些懦弱,似乎我并没有资格去谈论这些吧。我爸总是有那种气质,能够震慑住那些嚣张,那些妄想为所欲为的人,我爸谈不上有伟岸的身躯,我想那种气质应该源自那掷地有声的话语吧。每次弟弟或妹妹有困难时首先想到的是我爸,虽然没有亲密无间的关系,但我爸每次都挺身而出,也许在几个弟弟妹妹的内心深处,爸爸一直都是一个好哥哥吧。

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不知我爸的父母从何而来的对我爸的仇恨,我是没有经历过,因为在我出生前,我奶奶就死了,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我妈那里听来的,虽然当时年龄尚小,可我已经可以理解母亲的痛苦了。农村给儿子办喜事都得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准备房子,可我爸却什么都没有,他的几个弟兄却有不止一座房子。听我爸说当初跟我妈结婚时的房子还是用自己挣的钱盖的,而我爸的父母非但不肯罢休,还时常来骚扰。那是一座很小的房子,坐落在107国道边,每一次我爸父母来骚扰的夜晚都显得格外漫长,格外黑暗,我不知道这一对新婚夫妇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的渡过难关。当时我爸就在小屋内干起了修表的活计,外兼卖一些小食品、饮料之类。有时我爸在里面修表,我爸的爸爸就坐在外面,有人来修表,我爸的爸爸就把人家撵走。而当我爸的妈妈得病住院时我不知道是谁跑得最勤快,当我爸的爸爸住院做手术时我不知道是谁最忐忑不安。我妈有时候看不惯,吵我爸,你那么勤快人家也不记得你好。

  而那座房子跟它周围许多没有房产证的房子一样,随时都有可能被拆掉。那一天终于来了,周围人心惶惶,我妈不信房子会被拆掉,直到推土机眼看着到跟前了,我妈才慌了起来,往现在住的地方搬,当时我5个月大。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搬家,只知道这是我18年中唯一的一次而且还是完全没有记忆的搬迁。我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听妈妈说多羡慕别人家房子盖那么好,房间那么多、那么宽敞,自己梦想也有一座这样的房子。当时我年纪尚小,可我内心已有些伤感,在别人看来有房子住这是多么寻常的事情啊,而这竟也成为母亲的梦想。

  随着三个孩子的慢慢长大,父母也渐渐苍老,眼看着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每个父母都会心。我从没有给你说过这些。你知道我大姐的男朋友,或者说未来的姐夫是哪里人吗?江西人。哪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离自己近些,当初我大姐的阻力很大,也许爸妈也有很多个不眠之夜吧。我爸妈给孩子的自由很多,他们很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,他们妥协了,但前提是婚后在这里生活,未来姐夫也不是什么有钱人,可能我家人都不看重钱吧,我们看重的是人的内心北京中科白颠风医院。而在这里生活却必须有房子,哪里有钱呢?我妈的感受可想而知:自己结婚时就没房子,现在轮到自己女儿了,竟也要走自己的老路?于是父母自己出钱给大姐买了房子。二姐的男朋友是别人介绍的,先前曾介绍给其他女孩子,因为穷便不欢而散,而到我二姐这里却答应了。男方家里只给把房子盖了,连房顶都没上,更别说装修了,因为家里拿不出更多的钱,因为家里有三个男孩。妈能怎样呢?只有自己掏钱把房子弄妥当。

  而说到自己的房子,父母更是花费了不少心血,18年前打的地基盖的房子(没有上房顶),为什么盖那么早呢?因为当时划地时交了500元押金,村里的大队要求必须把房子盖起来才给退押金,父母没办法,当时(20多年前吧)的500元比现在值钱多了,只有先把房子盖起,之后这房子便荒废了20多年。打记事时起,每次大年初一回去给我爸的爸爸拜年时,父母都会指给我看:看,那就是咱的房子!语气中充满了自豪。当时年幼的我天真地问:那等我长大了这房子不就老了吗?我以后可要找个美国老婆。时光飞逝,我已长成大小伙子,于是继续盖房子的事便也排上了日程(其实不光因为我,可能我将来还不会回去住。你知道农村办喜事的规矩吗——虽然我也不太懂——反正男方要到女方接新娘,女方好像还得招待亲戚,眼看着女儿要出嫁了,自己连个家都没有,父母能不愁吗?在外——虽然我从小在黄粱梦长大,并且早已把这里当成我的故乡,但它确实不是我的故乡,即使真正的故乡离这里不远,即使在这里上小学时玩得不错的同学很少知道我并不是他们当地的——打拼多年,从白手起家到现在有稳定的生活,可心中总觉得没有依靠,这个依靠是什么?是家。这里的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化为乌有,也许当年匆忙搬迁的情景父母还历历在目,何况现在什么“三年大变样“,拆迁这么厉害。我想父母是怕了,也许更是父母年纪大了,不再有当年那样的充沛精力,希望有个安定的家吧)。我爸是个仔细人,虽然地方并不是太大,但房子却盖得很精致,我爸比我还甚,他不允许房子有任何瑕疵,虽然有时候会因此发些脾气,但我们都能够理解。盖新房子的日子里,我不曾帮过什么忙,甚至当爸爸让我回去看看时我都没有回去,想想有些后悔,不过我也确实有原因,我知道爸爸是自豪才让我乌鲁木齐白癜风专科医院回去看看的。

  现在还没有搬进新居,我不知道我家对房子或者家的情结会不会就此结束,希望如此吧,父母年纪大了,是该享受了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二〇〇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凌晨

备注:这篇文章起先是写给我好朋友的,所以语气有些别扭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随心书友

GMT+8, 2019-1-19 00:50 , Processed in 0.013384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